欢迎访问深圳市南山区数字经济产业协会!

深圳市南山区数字经济产业协会

Shenzhen Nanshan Digital Economy Industry Association

深圳市人工智能产业协会范丛明:未来每一家公司都是人工智能+公司
来源:深圳市人工智能产业协会范丛明:未来每一家公司都是人工智能+公司 | 作者:CA | 发布时间: 2022-03-18 | 11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据凤凰网广东了解,深圳市人工智能产业协会是由从事人工智能产业相关研发、设计、制造、销售、应用的企事业单位、投资机构、科研机构、高等院校等相关组织,自愿发起成立的非盈利机构。协会以为人工智能产业服务为宗旨,为各会员企业提供资本、政策、技术、市场四大板块的赋能,会员单位包括:优必选、奥比中光、大族机器人、越疆科技等知名人工智能企业。


凤凰网广东:您如何看待国家现阶段提出的“新基建”?您认为与“旧基建”相比,“新基建”新在哪里?

范丛明:与其说是“新基建”,不如说是新的救市计划,这是基础。从经济学原理来看,投资、消费和出口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,在出口受阻、消费缺乏活力的当下,投资必须先行,不然经济肯定会出问题。在美国直接发钱可能就能达到刺激消费带动增长,但中国不行,中国人更看重预期,中国人只要有预期就有希望,就不会死。因此,“新基建”可以说是党中央在一个关键时刻做出的国家级战略部署。

“新基建”用投资的方式,去促进以人工智能、5G为代表的下一代国家新型基础设施建设,解决了在经济下行压力和疫情影响下,一定要投资,且往哪儿投资的问题。像过去投资石油、铁路、公路、机场等大型基建一样,现在的“新基建”将帮助国家用投资的方式锁定未来的核心资源,由国家引导投资,同时还能避免重复投资,多头投资。

从产业、企业侧来看,新基建相关政策的提出,非常及时,非常有必要,而且方法得当。同时,我认为目前部分地方政府的跟进速度还需要进一步提高。

新基建”新在照顾了两个方面的因素:一是照顾了投资,要想改变未来产业业态,必须要有项目才能促进改变;二是照顾了战略布局。“新基建”体现了国家的战略性思考,是一盘棋、一个口径的统筹发展,将在引导投资、引导产业布局、引导未来的战略定位上发挥重要作用。这体现了中央智囊团非常接地气,更懂得国家产业需要什么。

新基建和新动能永远都是有交集的,我觉得现在的交集还不强。为什么这么讲呢?培养新动能是培养新的主体产业经济,现在仅靠培养人工智能、5G等技术产业来实现,还不现实。就像我们常说的一句话:看得到不一定好,够得着才最好。因此,我认为,新动能不是培养的,新动能是助力作用。现在可以说是,要发掘新动能,培养“新基建”,用“新基建”的方式来拉动产业复苏、增长。
图片
凤凰网广东:请问协会里各会员企业目前主要在“新基建”的哪些领域发展,目前发展的情况如何?

范丛明:目前会员企业达到了在“新基建”人工智能板块产业的全涵盖。按照狭义的定义,人工智能是大数据+算法算力,从产业分类来说,我认为至少在四个细分领域,我们的会员企业已经跑出来了。

一是AI制造,很多工厂生产线已经基本实现了人工替代,人工智能技术已经能服务于制造业的多个环节,这是关键;

二是AI安防,像在这次疫情下发挥了重要作用的额温枪、人脸识别等技术。人工智能技术需要不断的降维,越降维越细化。依靠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得到更细化、准确的信息,将更好地辅助于安防;

三是AI教育,疫情下“停课不停学”不仅催火了在线教育,也让人工智能技术在教育行业得到了更多的应用和实践场景,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。

四是AI医疗,同样也是在这次疫情中,价值得到凸显,从无接触诊断、机器人配送药物、辅助治疗等方面,人工智能在医疗行业的更多应用场景得以落地。

此外,像AI金融、AI农业、AI零售等领域的企业也慢慢做起来了。
图片
凤凰网广东:在您看来,此次国家和地方政府加大“新基建”投资力度将给会员企业带来哪些影响?

范丛明:给会员企业带来的是历史性的机遇。

在我看来,深圳产业的变革经历了电子、通信、互联网到人工智能四个时代。人工智能也被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。在此次疫情下,很多行业受到重创,但对于人工智能产业来说,欢喜声大过悲哀声,以前很多产品研发出来,可能没有市场,现在很多人工智能产品的应用市场被发现,产品都被直接拿来使用了。

以往我们说每一家公司都要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,未来可能是每一家公司都要成为人工智能+公司。

大风来了,树刮倒了,作为城市管理者该干什么?不是天天哪棵树倒了,就扶哪棵,更要知道的是在哪里种树。国家加大“新基建”的投资力度就是给我们在哪里种树,怎么种树指明了方向。
图片
凤凰网广东:在您看来,各会员企业该如何把握住“新基建”带来的发展机遇,对此,您是否能给会员企业一些建议?

范丛明:据悉,面对这次疫情,深圳市市委市政府正在做出积极的部署,准备了充足的紧急救援计划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对我们的会员企业来说,首先要思考的是怎么样抱团取暖,是跟制造业抱,还是跟安防抱,或者跟教育抱,跟其他行业结合在一起,也可以是人工智能企业之间联合在一起,去分享“新基建”的蛋糕。人工智能很多的企业都不缺技术,缺的是市场和产品的背书。“新基建”给这些企业带来了曙光和希望,我相信,在“新基建”机遇下,全国一定会诞生不少于10家的细分领域龙头公司。

第二,我们企业必须要有产业+AI的概念,不是AI+产业,人工智能企业单纯推产品特别难,“新基建”投资下产品开发是关键,那以什么模式来做,我认为一定是“3331”的模式最好,政府、客户企业、核心技术企业各出三份,外部支持一份,“新基建”的项目也应该这么来分。这样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。如果一个项目仅由一家龙头垄断,就不能达到拉动需求的目的。

“新基建”34万亿的本质不是去做34万亿的项目,而是去把它打散成各个小项目去做,国家给5G和人工智能市场足够的蛋糕,让大家去争取。

通过赛马的方式赛出一批好企业,这个时候把人工智能变成新动能去培养,政府的思路是这样,企业也需要按照这样的方式去规划、适应。

总的来说,就是各会员企业应该赶快通过协会的平台、活动、资源去对接行业龙头企业,去分享“新基建”34万亿带来的细分项目机会。
图片
凤凰网广东:您认为,“新基建”的发展目前存在哪些制约因素,协会将如何帮助各会员企业去进行突破?

范丛明:我主要从产业链的薄弱环节去进行分析,就拿人工智能产业举例,排前三的制约因素是:

1、人才,现在行业的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,调试、安装、测试等环节的人才又极度缺乏。有的公司研发人员甚至去搞测试、安装,这是极大的浪费资源。

2、统一共享,深圳有700多家人工智能核心企业,8000多家相关企业,8万家的周边企业。每一家都搞一个实验室、工程中心、技术中心,产品又没市场,何必呢?政府需要发挥无形手的力量,把好的企业筛选出来,建信息共享平台,比如我们的产业协会。

3、不能只认龙头企业,要建立企业家智库,深圳最大的优势就是创业土壤好 政府要给企业制造公平竞争的机会,让市场说话,布局未来。

对于一家企业的成长,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公式叫F模式:A*B*C*……*Z=X+0.01,A是资金、B是技术、C是机制……Z是方向,26个字母分别代表影响企业发展的不同因素,这其中只要有一个为零,乘法就为零。

协会能做的是帮助企业加0.01分,让企业实现不为零,大于1。在“新基建”的历史机遇下,我们将通过制定行业标准、成立人工智能产业基金、打造人工智能产业园、筹备人工智能博览会四大战略目标,帮助会员企业克服困难,突破瓶颈,实现发展。我认为,协会是一群人一辈子值得坚守,用正确的方式去做好的事业。
图片

凤凰网广东:随着“新基建”被市场追棒,众多企业纷纷参与其中,进行投资布局。在此背景下,作为行业协会负责人,您想对各会员企业说些什么?

范丛明:在投资方面不能自己盲目的投,一定要紧跟国家的投资步伐。要做国家投资领域的细分市场,所以不能盲目,要聚焦,要看未来产业化的机遇,要投资3年后能带来变化,能触动产业变革的领域。

不能是政府修5G信息高速公路,你也投5G,而是去投5G能触动变化的产业,比如投直播、在线教育等。在这些领域做布局才是有价值的。